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客服热线:400-876-8525
清徐网免费发布信息
网站首页
清徐新闻
清徐视频
分类信息
家居频道
清徐黄页
收藏频道
体育频道
清徐论坛
清徐导航
电子书题库

TOP

清代刻版《三苏全集》由来及特点
编辑:  时间:  来源:清徐网
流传至今的古籍善本图书是我国宝贵文化典籍的重要组成部分,而精美的镌刻和印刷技术是书籍善本保存和流传中不可缺少的环节。四川眉山,是北宋大文豪三苏父子诞生的地方,同时也是我国古代雕版印刷最发达的地区之一。至南宋时,眉州已与浙江杭州、福建建阳并称全国三大刻版印刷中心之一,眉州木刻大字本闻名全国。据《眉山县志》记载,眉山士子所著的五十余种图书都成为后来刻本的来源,并先后镌刻,印行全国。其品种全、数量多、质地高、开版宏朗,校勘精审,堪称蜀本的代表。只可惜兵燹之乱,流传较浙本和建本稀少。现存于四川眉山三苏祠博物馆的清道光十二年(1832年)新镌的《三苏全集》,即清代时期眉州刻本的代表作品。本文拟将《三苏全集》的镌刻由来、经过、特征等概述如下:
一、《三苏全集》雕版镌刻由来和经过
  
《三苏全集》眉州刻本,是以苏家三代四人所撰诗文辑成,即苏洵《嘉祐集》、苏轼《东坡集》、苏辙《栾城集》、苏过《斜川集》合称《三苏全集》。三苏祠今存道光《三苏全集》刻本共十三套,每套二百零四卷(八十册)。《三苏全集》是清代道光年间两任眉州知州弓翊清主持刊印的。弓翊清,河南郑州人,进士出身,清道光六年四月(1826年)莅任眉州,道光十二年(1832年)复任眉州知州。据《眉山县志》载:弓翊清慈惠爱民,学术湛深,著有田家诗百首,曲尽闾阎疾苦,他所留题,多具卓识。弓翊清在“补刻三苏全集跋”中说:  
“道光丙戌夏(1826年),翊莅任眉州,瞻拜先贤祠宇,取旧刻三苏集而读之,颇病其草略未完,旦有以弥逢其阙。文忠公集,坊间印本极多,至以明允之《嘉祐集》,次公之《栾城集》,自明兵燹后无再镌者,数年之间蒐罗匪易。步辛卯(1831),乃得至泸州牧朱菽原箧中,邈宪山河,终获见面,母(毋)亦精英之气,应永其传。于豪梓之邦欤,爱,借钞一通,重付剞劂,至检阅习梓之事,则州人士力也。道光癸巳年(1833年)三月,中州弓翊清跋。”
  
据有关资料记载,《三苏全集》的书版共有四千二百多块,镌刻完成后,书板全部藏于三苏祠木假山堂内。首卷前有“道光壬辰新镌”,板藏眉州三苏祠”。值得一说的是,这套书板在文化大革命前,仍保存在三苏祠内。文革初,有关部门指令当时的三苏文管所将《三苏全集》书板全部运往四川省文物管理委员会所在地(今成都昭觉寺)保存。十年浩劫中,这四千二百块珍贵的书板惨遭焚毁,让人痛心和遗憾。
二、《三苏全集》的版式和装帧特点
  
在四川省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三苏文化丛书之一的《三苏祠馆藏善本图书提要》中,对清道光版《三苏全集》有关初印本和重印本之间的不同点与相同点的扼要说明:
  
“《三苏全集》眉州刻本,眉山三苏祠博物馆所藏同一种书中有不同的表现,如书高、广、书纸、墨色、装帧等不尽相同,而书板版式、书框、高、广、半页行数、行字数、卷数、册数等均相同。这说明《三苏全集》眉州刻本,在清道光壬辰年书板镌刻完成后,有第一次的初印本和以后的再印本之分别。”
《三苏全集》的书板在三苏祠保存了一百多年,有多次印刷这是肯定的,比如馆藏就有十三套之多。书高、广、书纸、装帧的的不同表现、在《提要》中无法展开,今将书版大致情形表述如下:
1、封面和扉页
《三苏全集》的封面,颜色和纸质是不完全相同的。以黄白色棉纸居多,纸质有粗糙和细软之分,有的有帘纹。纸色有的偏黄,有的偏白。其中有一套为蓝色封面,纸质非常光滑细软,是唯一的一套。
  
扉页,一般为两页,排在首卷开头,有红、蓝、紫、黄四种颜色。据有关书籍介绍,这些染色纸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具有防虫、防腐的功效。着色的扉页纸一般为棉麻纸,与书正文的用纸几乎没有区别,只是染有颜色而已。但在收藏的《三苏全集》中有两套的扉页纸处理与其他不同,纸张上有枫叶形状的花纹,且纸质有油质感。再从扉页印的内容看,一般第一页正中书“三苏全集”,第二页书个人集的名称,如“嘉祐集”、“东坡集”等,右上角书“道光壬辰新镌”,左下角书“板藏眉州三苏祠。”但有一套版本将“东坡集”误书为“东坡全集”,多了一个“全”字,还有一套版本的《斜川集》扉页将“板藏眉州三苏祠”误书为“眉州三苏祠藏板。”总体上讲,扉页上的文字内容,书写风格还是较为一致的。
2、书高和广
  
三苏祠博物馆收藏的十三套《三苏全集》中每套的书高和广都不相同。从书高来讲,有24厘米至28厘米不等,有些版式之间只有0.5厘米的差距,总体看有4厘米的差距。书广在16厘米至18厘米中变化,有些版式之间也只有0.5厘米的差距,总体看有2厘米的差距。这就是不同印刷时间的不同版式尺寸的变化。
3、卷册的排列顺序和跋语原叙的有无。
在《三苏全集》的卷册顺序的排列上,有两种不同的排列法。一是以苏洵、苏轼、苏辙、苏过为序,即苏洵《嘉祐集》为全集的首卷,将道光年间眉州知州弓翊清的跋文等与镌刻有关的说明文字排在《嘉祐集》首卷上,这也许是因为苏洵是长者,所以按长幼有序来排列的。二是以苏轼《东坡集》为全集的首卷,这也许是因为苏轼是四人中成就最高,影响最大的缘故吧,也或许是弓翊清在跋文所述的“文忠公集,坊间印本极多”,所以把眉山民间坊间印《东坡集》作为首卷。究竟是什么原故,我们只能推测。多次的重印,都是同一套书板,为什么会有排序上的不同和有关当时印刷的说明文字(跋语,原叙等)的篇幅有无呢?如:眉州直隶州事徐陈谟所撰的“序”,有些版本上就没有,这是为什么,是故意不用,还是无意漏掉,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呢?
三、《三苏全集》的名人藏本和批点本
三苏祠博物馆收藏的三苏文献,主要来源有三:一是旧藏。三苏祠自元代末年改宅为祠以来,明、清至民国时期都设有专门的管理机构,三苏文献就这样流传有序地得以保存。二是调拨。1959年,眉山三苏纪念馆正式成立,并对外开放。国家文化部,四川省文化厅等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对三苏纪念馆非常关心和支持,曾从有关单位调拨过一批珍贵的三苏文献充实三苏纪念馆的馆藏。三是征集。三苏纪念馆成立以来,通过在当时《文汇报》和《四川日报》登载征集启示,在1959年至1963年期间征集了一些三苏文献。因此,这十三套清道光《三苏全集》也是通过以上三种渠道入藏三苏祠的,每一套都有自己的特点,本文就重点介绍其中四套。
1、朱德藏本《三苏全集》
  
朱德旧藏本《三苏全集》,书高27厘米,书广17厘米,封面、正文纸均为黄中偏白色,此套书是1961年10月,眉山三苏纪念馆在四川泸州阴懋德老人手中征集来的。据当时经手征集这部《三苏全集》的同志介绍,阴懋德老人当时任泸州市政协委员,看到三苏纪念馆的征集启示后,主动写信与三苏纪念馆联系,三苏纪念馆才得已收藏这套朱德委员长收藏过的《三苏全集》。
  
这套《三苏全集》封面上的题签已全部不在,每集的名称都是用毛笔重新书写上的。封面的正中央有“泸州阴懋德仑园父藏书”朱印一枚。因为这套书在朱德收藏时缺了两册,即《嘉祐集》第一册和《东坡集》第七册,阴懋德将它们全部抄补齐全了。除两册补抄的外,每册的第一页都钤有硕大的“德字玉阶”和“仪陇朱氏藏书”印记,还钤有“泸州阴懋德仑园父藏书”和“私立桐阴中学图书室”印,再就有1963年三苏纪念馆改为三苏文管所后加盖的“眉山三苏文管所藏”印章。
2、眉山人陈柏青藏本《三苏全集》
书高26厘米,书广18厘米,深蓝色封面,内页正文为白色棉纸,纸质细白,雕刻工整,墨色均匀,是所有藏本中品相最好的。
此套《三苏全集》以《东坡集》为首卷,依次为《嘉祐集》、《栾城集》、《斜川集》,在扉页上钤有“桐阴深处”印。在“弓翊清补刻三苏全集跋文”首行末钤有“陈柏青印”正方形朱印一枚,在“三苏全集凡例”首行末钤“柏青之印”白印一枚。这两枚印仅在《三苏全集》的首卷上钤印一次,其余各册中所钤“陈柏青印”为长方形朱印一枚。此套书中,除有眉州知州弓翊清的跋文外,未有当时眉州州事徐陈谟的序。
陈柏青究竟是何时,何地人,我们曾翻阅过一些资料,但未曾了解到更详细的情况。三苏祠博物馆除有陈柏青收藏的《三苏全集》外,还有陈柏青两件书画藏品,一件是陈柏青本人所绘制的花卉册页一套,上面钤有“眉山陈柏青印”、“柏青”、“青”等印,另一件是陈柏青收藏的清代“余敬修,甯祥元”书画册页一套,封面书有“壬午春日柏青藏”壬午年即道光二年(1822年)由此可看出,陈柏青是生活在清道光时期的眉山人,擅书画喜收藏。
3、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本《三苏全集》
  
书高26厘米,书广17.5厘米。封面黄黑色的纸已非常脆,大部分已脱落。书可能受雨水(或污水)浸过,有大片的黄斑和霉点,腐蚀较重。与其他版本比较,品相较差,但字迹镌刻工整,装裱无散乱,墨色均匀,印刷质量较高,只是保存欠妥。
  
《三苏全集》的首卷是《嘉祐集》,所不同的是在《斜川集》的扉页上。一般书版的《斜川集》扉页上只镌刻《斜川集》三个字,而这套书的《斜川集》扉页的“斜川集”三个字的右上角书“眉州三苏祠藏板”,左下角书“道光七年三月镌”,字体较大,排满整行。《三苏全集》是道光壬辰年(1832年),即道光十二年镌刻的,而不是道光七年,而且镌刻时也不会直接写书成“道光七年”,而应刻成甲子纪年才符合当时镌刻款识的要求和习惯。扉页的纂改可能是书商自己加上的。
  
在这套《三苏全集》每册正文的第一页右下角钤有“北京大学图书馆藏印”,证明这套书曾经由北京大学图书馆收藏过。
4、民国时期批点藏本《三苏全集》
书高25.5厘米?熏书广18.5厘米,封面土黄色,内页正文纸为黄色,这是三苏祠博物馆在1963年8月25日清理入库的,因此钤有“三苏文管所藏”印章一枚。
此套书以《东坡集》为首集,在封面的背面有这样的记载:
“民国十九年季庚午闰月,任眉山第六旅参谋,承汝明旅长印赠此集一部。壮生记”。从“汝明旅长印赠此集一部”和在每册正文第一页所钤“朱”印看来,汝明旅长姓朱,名,字汝明,任眉山第六旅旅长。这套书是他曾经收藏过,在民国十九年(1930年)转赠壮生的。书中有阅读时的圈点断句和批语,用朱墨二色批点,有些批语还较为妥贴,如在苏洵《张益州画像记》中写到:“老泉文苍老精悍,劲乞直达,实非二子所能逮,而不及昌黎者韩公,泽以诗书,故其文雄实雅健。老苏淫于诸子,故其文丰奡岸,自喜而时禖野气。”可见,军旅之人对苏洵的政论雄文尤有兴趣。在《东坡集》中还出现了钢笔写的落款“民国三十一年子湘”证明这是收藏过或是阅读过这套书的第三个民国时期的人,名子湘。
  
以上是本人对三苏祠博物馆收藏的清道光《三苏全集》眉州刻本的一点认识。敬请专家指正。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看内容情节确认近现代文献赝品 下一篇:通过书面语言 确认赝品文献

评论

相关栏目

热门文章

·如何评判古籍善本的价值
·古籍拍卖十三载
·古书画鉴定的相关知识
·"洋文旧书"现身拍场 洋善本值得收藏爱好者..
·古旧书收藏入门秘籍
·古籍善本成大黑马
·古书画赝品简便鉴别法
·古籍版本拓片概述

最新文章

·如何评判古籍善本的价值
·古书画鉴定的相关知识
·古书画赝品简便鉴别法
·古籍拍卖十三载
·古旧书收藏入门秘籍
·"洋文旧书"现身拍场 洋善本值得收藏爱好者..
·古籍版本拓片概述
·书中自有黄金屋 古色古香的古籍极品

推荐文章

热销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