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客服热线:400-876-8525
清徐网免费发布信息
网站首页
清徐新闻
清徐视频
分类信息
家居频道
清徐黄页
收藏频道
体育频道
清徐论坛
清徐导航
电子书题库

TOP

宋庄艺术家的另类生存
编辑:  时间:  来源: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记者 于娜 北京报道

  近年来,无论是在拍卖会,还是画廊,当代艺术作品都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寒流”,有的艺术从业者的生活陷入了类似股市崩盘、楼市泡沫破灭之后的窘境,而有些人的生存状态却一直与市场好坏没有多少关系。在国内最大的艺术区宋庄,艺术家、从业者们在那里的各种日益激烈的矛盾和困惑成为焦点话题,也为当下艺术圈生存现状提供了典型案例。

  小树林里的展览

  画家任重远从山东青岛一路追梦,辗转两三个村子后,2007年在宋庄北寺村租房定居下来。他一直在创作油画,后来又喜欢上了水墨,“想吃红烧肉的感觉。”任重远说,这跟艺术市场变化没有关系。

  任重远一直对参加美术馆机构的展览不太“上心”,因为他个性自由率真,他喜欢画画随心所欲,不愿受条条框框的约束,而且他觉得现在的一些展览也没有意思,很多作品都是重复的面孔,“不用见人就知道这个作品是谁的了,没有新鲜感。”

  不积极地寻找机会,参加展览,在很多人眼中是自己把进入市场的大门给关闭了,但任重远觉得画画不是一种职业,只是生活的一种方式,买他画的人多数都是朋友圈子里的,一年能卖出几张就足以生活了。

  不过,最让任重远接受不了的是,“那个时候大家见面连‘吃了吗’都不问,直接问‘卖了吗’。”随着宋庄艺术区商业化的不断加剧,核心区小堡村的房租也水涨船高,一些边缘艺术家不得不搬离,来到了相对偏僻的北寺村,后来还有一些年轻的艺术爱好者也来到了那里。

  “我想真正能在一起交流艺术,而不是谈卖画,看看周围,看看大家每天都有什么变化。”从2011年开始,任重远和朋友们把自己的画挂在北寺村东小树林里举办展览,他们在树林里搭上帐篷,不论白天还是晚上,都有村民、朋友来看画或者喝酒聊天。

  “一开始我们还会挑选一下参展作品,后来就不做任何限制了,只要你的作品是认真在画,就可以来展览。”不过小树林展览也不是完全没有主题,展览名称定为《村落院落》,任重远说就是“自然”。

  后来他们又在北寺村联合租赁了一处用来展览的小院,每月租金5000元,“房租其实很模糊,有时我出,有时朋友赞助,反正现在还能维持运转。”其实这个被称为“行园”的展览空间,是一个80多平米的民房,但是任重远他们却不觉得逼仄。

  “我们的展览跟美术馆不一样,爱怎么挂都行,有一次我们举办了30人的展览,100多幅画也能挂起来。有人看中了哪幅也可以买,展出和买画都是自由的。”任重远说,但是“如果靠市场生存,就都得饿死了,因为买画人的审美和市场成熟度还不到”。

  自由摆摊计划

  到了周五下午,原来空旷的宋庄美术馆广场突然变得热闹起来,陶器、刺绣、家具、手工艺品等五花八门摆了一地,甚至还有蔬菜和烤肉卖,原来是宋庄跳蚤市场开市了,在市场一角还传来了清脆的打铁声,“铁匠”蔡小小就是这次宋庄跳蚤自由摆摊计划的发起人。

  来自云南的蔡小小美术专业毕业后,做过贸易,学过玉石雕刻,在一次偶然接触铁艺作品之后,便深深迷上了打铁,多年后终于在宋庄小堡村开了一家小小铁匠铺,执着地保留着原始村庄的一种面貌。

  据不完全统计,宋庄的常驻艺术家达6000多人,相关的艺术从业者估计也近一万人,然而蔡小小发现一些人在艺术创作之余,除了吃饭就是喝酒,好像没有更多与外界交流的场所,艺术画廊及美术馆的活动又太专业小众,每次活动都是一些圈内的老面孔互相打招呼,久而久之也就没有新鲜感了。

  “我想象中的宋庄应该是一个艺术、自由并充满活力的芳草地,然而我到宋庄两年了,看到更多的是高楼大厦,宽阔的马路,而艺术的鲜活力量却没能看到,所以我借助了宋庄美术馆这个艺术地标发起了‘宋庄跳蚤’艺术活动。”蔡小小说,他希望让艺术家和爱好者都能融入到这里,让更多的人看到艺术的魅力,并产生一些艺术品及纯手工艺品的交易。

  虽然在宋庄其他村子已经有了艺术集市,但蔡小小觉得跳蚤市场给人的感觉更鲜活更包容,可以有很多可能性。蔡小小没有到处张贴海报,让大家去口口相传,一开始只有很少人来跳蚤市场,后来人就越来越多了,有艺术家、音乐人、生意人、环卫工人、村民、路人等。这与他当初的设想基本相符,但艺术家参与的人数还是太少,他希望通过自身的行动带动艺术家们出来展示自己的才华。

  从闲置物品、铁器作品、搪瓷杯子到自家种植的无公害蔬菜,蔡小小每次去跳蚤市场卖的东西都不一样,第五次他去现场打铁,他想每次都能为大家呈现出一些别样的东西而不是一成不变的货品。

  在跳蚤集市上比较受欢迎的是一些新鲜的物品,例如从田里刚刚采摘回来的莲蓬,现场扎制的藏鞭,甚至是一对从德国回来的母女带去的首饰和小型版画,也有的人东西没有卖出去,干脆直接赠送了,就来玩一玩也很有趣。蔡小小认真总结说是形式和创意的保守导致销售的失败,跳蚤市场需要创意,哪怕是用路边捡的一根树枝亲手做成的实用小物件。

  一些宋庄的音乐人、乐队也来到跳蚤集市上唱歌,更有艺术家的行为艺术表演及小型艺术作品展示。“我想把宋庄艺术区的人们都带动起来,它就是一个大party,一个大舞台,每个人都可以在上面表演。”蔡小小希望大家都动起来,“别窝在自己的工作室,走出来晒晒太阳聊聊天,交流思想,出售作品这多好。”

  你是自己的艺术支持者

  当下能够活跃于艺术圈及艺术市场的艺术从业者,善于经营与艺术界各种显赫人物间的关系,还有周旋于开幕酒会、私人聚会等,再加上自身的努力, 他们的生存状态早已达到优越,拥有自己独立的工作室,有比较稳定的创作时间,他们的作品和生活似乎也成为了当下艺术圈的样板,但他们只是艺术群体中的一小部分。

  “目前宋庄的艺术从业者们面临的困难主要还是居住吃饭、购买画材等实际问题。”蔡小小认为学校的成功教育导致艺术家们毕业后好高骛远,都有一定要成为大师的不切实际想法,所以会产生现实和理想的巨大差距。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宋庄的艺术交易方式还是太陈旧和单一,很多特殊的艺术门类不能让人们认知。他们开设“宋庄跳蚤市场”也是希望给艺术家们多一个窗口出售自己的艺术作品,艺术家可以做一些原创小速写、小雕塑、小创意去进行交易,挣一些生活费和材料费,有了钱再做更大的作品。

  “一个艺术家朋友刚买了我一张画,5000元,我曾经也买过很多人的画,喜欢对方的画和人品,互相救急渡过难关。”画家老T说,“生存压力逼迫得有时让你没心情去画画,油画布、颜料都很贵,一年材料费也得六千元。”

  他觉得宋庄搞艺术的人成千上万,但真正的艺术家很少,不是住在宋庄就成为艺术家了,伪艺术家是讨市场喜欢的,什么画好卖就卖什么,真正的艺术家是不愿意被市场操控的,有自己独立的精神和个性。

  宋庄艺术家的现状也是艺术圈的关注话题,在3画廊负责人季晓枫认为,因为中国的艺术市场太大了,稍微有一点点市场影响的艺术家,他的生活就会很快变得优越起来,这对那些年轻的、还没有成名的艺术家刺激挺大。

  “如果画画不能养活自己,你干点别的,如果没有人来支持你的艺术,你必须做好准备,甚至不介意去餐馆端盘子,这是在一个常态社会,作为一个精神产品提供者所应做好的准备。”季晓枫说,现在40岁上下都可以定义为年轻艺术家,艺术创作和探索的道路还很长,需要很强的耐心和生存能力。如果找不到支持者,首先自己要成为自己的支持者。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老总雅贿一块玉 定刑金额引争议 下一篇:南京博物院院长:不知要建故宫南京分..

评论

相关栏目

热门文章

·中国清代外销瓷器中的西方元素
·精美绝伦的建水紫陶花瓶
·背绿水印壹角最高可卖15万元
·江西景德成功复建千年前宋代龙窑
·老精稀金银币是涨跌风向标
·傅抱石外孙女青年艺术家傅蕾蕾过世:享年3..
·新疆艺术衍生品开发悄然试水
·山东企业家为河南画家建个人美术馆

最新文章

·中国清代外销瓷器中的西方元素
·大都会馆藏导览:杰夫·昆斯眼中的罗马雕塑
·陕西民办博物馆调查:多数亏损运营
·清代王得魁家族墓地损毁严重 民间呼吁保护
·榆林横山发现大规模仰韶文化遗址 超过百万..
·20万 买1辆桑塔纳还是买9000张名家书画
·山东省文物局原局长谢治秀6年收礼140万
·秦汉新城开发遭遇文物雷区

推荐文章

·中国清代外销瓷器中的西方元素
·季羡林说佛遗稿首次公开
·英国媒体评出英国年度十大艺术事件
·新惠特尼美术馆主体工程已完工
·人类祖先制造的首幅抽象艺术
·罗伯特帕克的私家酒窖
·国家肖像画廊收购艺术家毁损画作
·荣宏君新书《季羡林说佛遗稿汇编》发布会..

热销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