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客服热线:400-876-8525
清徐网免费发布信息
网站首页
清徐新闻
清徐视频
分类信息
家居频道
清徐黄页
收藏频道
体育频道
清徐论坛
清徐导航
电子书题库

TOP

蘸醋写爱情更浓
编辑:  时间:  来源:清徐网
一般的看法,《红楼梦》有两条主线,一条是反映封建主义腐蚀堕落的社会乱象,一条是描写纯真爱情的无限美好。如果把它比作一幢高楼大厦,其地下部分好比是作品的深度,顶层花园代表乐趣。乐趣的核心是爱情,描写爱情的手段就是泼醋写意。
就人类而言,爱情的本质就是男女关系。但男女关系不一定就称得上是爱情。《红楼梦》有很多篇幅是描写两性关系的,但不是偷鸡摸狗就是乱伦的勾当,给人的感觉便是腐朽堕落、污秽不堪的厌恶。作者借宝玉的口说出了一切的男人都不过是渣滓浊物的真切感受,因为是泥作的骨肉,所以他们不配有爱情,更不配谈情说爱,唯有贾宝玉是个例外。所以全著的一切纯真爱情都只围绕贾宝玉来展开。宝玉在,爱情在,宝玉去,爱情死,没有宝玉便没有爱情。爱宝玉的不光是小姐,还有丫环、奴才和浪女。在作者看来,爱情只钟于宝玉一人,而需要得到爱情的女子有一大群,谁都想得到宝,哪怕是做宝玉的小妾也好。但爱情又不可能平均分配,“十个人争抢一个蓝球”的游戏规则,不可能象韩复榘说的那样,每人都发一个吧。所以争风吃醋就成了整部作品必不可少的环节。以“醋”写爱或许正是《红楼梦》的绝妙之笔。 
围绕宝玉而吃醋的不光是林黛玉,还有袭人、晴雯等人,第二十一回“贤袭人娇嗔箴宝玉”写宝玉央史湘云梳头,被袭人知道了很不高兴。在任何人看来,这并不是一件出格的事情,对袭人来说,更是一件有利的好事,这不省却了好些麻烦吗?这原本是用不着要醋上一番,远房亲戚史小妹给宝玉梳一下头,无论怎样也夺不去袭人的爱,因为小姐的爱与丫环的爱在贾府压根儿就是两回事,绝对冲突不到哪里去。而正是这不相干的醋情大发,让我们很清楚地看到了袭人这个城府颇深的丫头的内心世界。宝玉原是在粉脂堆里长大的,见镜台两边俱是妆奁等物,顺手拿起来赏玩,不觉又顺手拈了胭脂,意欲要往口边送,正犹豫间,湘云在身后看见,一手掠着辫子,便伸手来“拍”的一下,从手中将胭脂打落。说道:“这不长进的毛病儿,多早晚才改过!”这样动作,这样的说辞,很委婉地表明了史湘云对宝玉的爱是发自内心的。按史湘云在宝玉心中的地位,尚够不上爱的层次,所以她的爱并不十分的大胆,只是略为有所表露而已,可袭人偏偏看不过。所以当宝钗问:“宝兄弟那去了?”袭人含笑道:“宝兄弟那里还有在家的工夫!”
好一个“含笑”二字,把个袭人的满腔“醋”恨和盘托出。又听袭人叹道:“姊妹们和气,也有个分寸礼节,也没个黑家白日闹的!凭人怎么劝,都是耳旁风。”宝钗听了,心中暗忖道:“倒别看错了这个丫头,听他说话,倒有些识见。”连宝钗都如此认为,足见袭人也够可以的了。人家梳一次头她就火了,她就不去想想她自己都干了哪些好事。如果不是因为史湘云为宝玉梳一次头而引出袭人的醋意,我们尚不知道袭人的“贤惠”究竟是她的竞业精神使然,还是她认准了她终生为奴的命。要不,她是不应有如此大的火气的。一时宝玉来了,宝钗方出去。宝玉便问袭人道:“怎么宝姐姐和你说的这么热闹,见我进来就跑了?”问一声不答,再问时,袭人方道:“你问我么?我那里知道你们的原故。”宝玉听了这话,见他脸上气色非往日可比,便笑道:“怎么动了真气?”袭人冷笑道:“我那里敢动气!只是从今以后别再进这屋子了。横竖有人伏侍你,再别来支使我。我仍旧还伏侍老太太去,”一面说,一面便在炕上合眼倒下。宝玉见了这般景况,深为骇异,禁不住赶来劝慰。那袭人只管合了眼不理。宝玉无法,只得拉他的手笑道:“你到底怎么了?”连问几声,袭人睁眼说道:“我也不怎么。你睡醒了,你自过那边房里去梳洗,再迟了就赶不上。”宝玉道:“我过那里去?”袭人冷笑道:“你问我,我知道?你爱往那里去,就往那里去。从今咱们两个丢开手,省得鸡声鹅斗,叫别人笑。横竖那边腻了过来,这边又有个什么‘四儿’‘五儿’伏侍。我们这起东西,可是白‘玷辱了好名好姓’的。”宝玉笑道:“你今儿还记着呢!”袭人道:“一百年还记着呢!比不得你,拿着我的话当耳旁风,夜里说了,早起就忘了。”宝玉见他娇嗔满面,情不可禁,便向枕边拿起一根玉簪来,一跌两段,说道:“我再不听你说,就同这个一样。”袭人忙的拾了簪子,说道:“大清早起,这是何苦来!听不听什么要紧,也值得这种样子。”宝玉道:“你那里知道我心里急!”袭人笑道:“你也知道着急么!可知我心里怎么样?快起来洗脸去罢。”说着,二人方起来梳洗。
我不是女人,也没吃过醋,更不甚了解女人的醋味,但从作者对女人醋意的描写中似乎得出了某些规律和共性。林黛玉也是个爱吃醋的主,她的那套话语和腔调,简直跟袭人一个样,不知是袭人学的黛玉,也不知黛玉学的袭人。
宝玉“得罪”袭人,宝玉不知道;宝玉“得罪”黛玉,宝玉也不知道。“好好的又生气了?就是我说错了,你到底也还坐在那里,和别人说笑一会子。又来自己纳闷。”林黛玉道:“你管我呢!”宝玉笑道:“我自然不敢管你,只没有个看着你自己作践了身子呢。”林黛玉道:“我作践坏了身子,我死,与你何干!”宝玉道:“何苦来,大正月里,死了活了的。”林黛玉道:“偏说死!我这会子就死!你怕死,你长命百岁的,如何?”宝玉笑道:“要象只管这样闹,我还怕死呢?倒不如死了干净。”黛玉忙道:“正是了,要是这样闹,不如死了干净。”宝玉道:“我说我自己死了干净,别听错了话赖人。”林黛玉并非是没有听懂宝玉的话,也并非是有意赖他,而是借此撒她的“醋”脾气。正说着,宝钗走来道:“史大妹妹等你呢。”说着,便推宝玉走了。这里黛玉越发气闷,只向窗前流泪。
没两盏茶的工夫,宝玉仍来了。林黛玉见了,越发抽抽噎噎的哭个不住。宝玉见了这样,知难挽回,打叠起千百样的款语温言来劝慰。不料自己未张口,只见黛玉先说道:“你又来作什么?横竖如今有人和你顽,比我又会念,又会作,又会写,又会说笑,又怕你生气拉了你去,你又作什么来?死活凭我去罢了!”黛玉醋宝钗与袭人醋史湘云何其相似乃尔。所不同的是,林黛玉的醋,醋得有几分可爱;袭人的醋,醋得有几分心烦。
宝玉悄悄对黛玉说道:“你这么个明白人,难道连‘亲不间疏,先不僭后’也不知道?我虽糊涂,却明白这两句话。头一件,咱们是姑舅姊妹,宝姐姐是两姨姊妹,论亲戚,他比你疏。第二件,你先来,咱们两个一桌吃,一床睡,长的这么大了,他是才来的,岂有个为他疏你的?”宝玉这话很没说服力,爱情是不分什么先后与亲疏的,我们常说爱你没有道理,爱你没商量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真正要说服林黛玉不生气,无需更多的款语温言,只悄对她说“我只爱你,不爱她”就行。之所以不这样直截了当,一方面是作者描写爱情的高明,另一方面是要引出林黛玉下面这段话来。由于林黛玉对贾宝玉这番长篇大论很是不屑一顾,因此朝他啐道:“我难道为叫你疏他?我成了个什么人了呢!我为的是我的心。”宝玉道:“我也为的是我的心。难道你就知你的心,不知我的心不成?”林黛玉听了她最想听的一句话,满心的疑狐一释而消。面对此时此景,她只好低头一语不发,半日才说道:“你只怨人行动嗔怪了你,你再不知道你自己怄人难受。就拿今日天气比,分明今儿冷的这样,你怎么倒反把个青肷披风脱了呢?”此等答非所问,妙就妙在黛玉把话题一转,一颗爱“人”之心便从醋坛子里浮了出来。宝玉笑道:“何尝不穿着,见你一恼,我一炮燥就脱了。”林黛玉叹道:“回来伤了风,又该饿着吵吃的了。”
“醋”而争风是袭人之爱,“醋”而不争风是林黛玉之爱。所以读者对林黛玉的爱情很赞赏也很同情。而对袭人的非份之想就多少有些嫌厌之感。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1/2
上一篇:芽姜紫醋炙银鱼,雪碗擎来二尺余 下一篇:三杯醋

评论

相关栏目

热门文章

·清徐食醋的历史
·山西老醋养人---老陈醋与养生
·芽姜紫醋炙银鱼,雪碗擎来二尺余
·《白蛇传》中的许仙是镇江青年
·醯和醋的由来
·山西人为什么爱吃醋
·认识醋的药用价值
·醋的妙用和典故

最新文章

·清徐食醋的历史
·明清时期是中国酿醋业的鼎盛时期
·食醋税及其组织机构的历史沿革
·东晋南朝道家制醋及炼丹用醋
·秦汉魏晋时期的商业醋作坊
·春秋之始的民间家庭制醋
·西周公室制醋作坊
·徐沟大曲制曲工艺

推荐文章

·清徐食醋的历史
·醋的妙用和典故
·醋的由来
·醋之传说
·认识醋的药用价值
·爱醋的老醯
·山西人为什么爱吃醋

热销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