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客服热线:400-876-8525
清徐网免费发布信息
网站首页
清徐新闻
清徐视频
分类信息
家居频道
清徐黄页
收藏频道
体育频道
清徐论坛
清徐导航
电子书题库

TOP

水样的平凡(一)

作者:张卯春  http://www.030400.cn  2012-06-10 15:39:22  来源:新营旧忆

先人们生息在新营这方贫瘠的土地上,他们随着时代和社会的河床,水样的静静流淌,平凡如斯。细细一脉,却源源不断。

1960年全村共有90户,383口人,其中男215人,女168人。据“新营二队1966年12月社员往来帐”记载,当时该队共有51户,210.5人(其中刘昌春为半个人。他是新营大队牧羊人,由一队、二队两个生产队分别负担一半)。

新营有张、武、夏、梁、白、李、王、孔、凌、杨、薛、郭、刘、赵14个姓氏,其中张、武、夏、梁为大姓。

张姓是具有五千年悠久历史的大姓。据《左传》、唐代《元和姓篡》等记载,张氏始祖挥是黄帝的五子少昊的儿子,因观察弧星受到启发,制造了弓矢,职居弓正(长),分封青阳国。挥生昧,昧生台骀。台骀为水正,带领百姓治理了汾晋水患,早在先秦时就被神化了。“台骀,汾神也。” 谱牒研究及有关文献证实:青阳即现在的太原晋源区西山一带,距新营30公里的王郭村(又名尹城里),即中华张氏发祥地和张氏始祖庙所在地。因此有“天下张氏出太原”和“太原张氏遍天下”之说。始祖挥,发明了具有划历史意义的弓箭,张氏氏族从新石器时代率先进入狩猎时代。三世祖台骀,“能业其官障泽宣汾昭亘古,永垂厥德平汾静浪到于今”,是伟大的防洪英雄和水利专家。张姓历代多有才人出,在国家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科技等诸多领域做出了杰出贡献 。

新营张氏的先人呢?

传说新营张姓为兄弟四家,新营一角(2009年)老二绝了门,老三门衰祚薄不兴旺,至今一两户。老大、老四分为大张、小张两个家族,他们各有自己的神祗(记载、描画本族祖先的布,春节张挂祭奠),供祀自己的祖宗。

我属小张姓一支,始祖无可考。仅有的一幅记载祖宗名字的神祗也在文革中被当作“四旧”销毁了。口传只能追溯到我祖父的祖父,也就是我的高祖父。

高祖父人称六财主,至于他老人家的名字,如同他的尸骨一样早已随风飘去了。只知道高祖父的母亲生有六个孩子,前面有五个姐姐,他排行老六。他有个小妈,又生了七妹、八妹和一个弟弟。母亲去世以后,在姐姐们的鼓动下,他向父亲要母亲,意思就是不让把小妈扶正,让她一辈子作小。母亲出殡以后,天黑了也不回家,哭着向父亲要母亲,父亲理解他的意思便答应给他娶个母亲,第二天就托媒人说亲,很快就娶回来一个“母亲”,他把这个母亲当作宝,以后亲戚朋友家办红白事宴,都把这个母亲捧得很高,穿裙戴袂,坐正席。小妈作了一辈子小,从来没有穿过裙,只能是着上衣和裤子的小打扮。去世时,七妹、八妹买了凤冠凤袍想给母亲装殓,结果未被允许,也不准入棺,只好堆在棺木的上面入葬。由此看来,高祖父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与小妈关系处得不好。高祖父异母弟弟的儿子的名字不详,孙子叫张仲友,一个瘦小的老头,小名可能叫夺什么或者什么夺,我称他夺爷爷。记得夏日的一天傍晚,我们一群孩子在他家的南墙外面听他讲小人国的故事。一只蚊子落在他古铜色长有老年斑的脸上,他没有发现,仍在讲述着,蚊子肆无忌惮地吮吸着,肚子渐渐地凸起来了,红通通,胀鼓鼓,他还不理睬或者不知觉,还在讲,似乎沉湎在奇异的世界里,而我们的注意力却从虚无缥缈中转到那只实实在在的吸血虫那里。这是我对他的唯一记忆。张仲友之子张继世,上世纪四十年代未曾被迫担任村长,他整天愁眉苦脸,握一条绳子四处转游寻找上吊的地方,以死辞职,人称“上吊村长”,解放后到太原工作。

高祖父有两个女儿,七个儿子,即是我的曾祖父辈。

高祖父在前街中部置有三个院落,旧院分给长子、次子, 新院由三、五、六、七子(四子少亡)占有。路南牛房院,是养车马的。

长子和五子在家务农。二、三、六、七子走外。祖上是走归化城(村人称葵花城)的,即现在的呼和浩特。为了求生活抑或实现发财的梦,祖辈和乡亲们们踏上漫漫的走西口路。一路风餐露宿,践过衰草黄沙,涉过大河小沟。途中人烟稀少,土匪劫路,野兽出没。客死他乡,就雇用驴驮驮回来。二曾祖父、三曾祖父就是被驮回来的。毛驴的脖子上系着驱吓狼的大铜铃,“叮咚叮咚”,走一路响一路,老辈人听到这种声音就揪心扒肝似地恐惧不安。

我的曾祖父排行老五,名字失记。曾祖父有一女三子。女儿名富奴,也就是我的姑奶奶。曾祖父的长子小名叫丑儿,大名可能叫仲植。次子就是我的祖父,乳名宝源,学名仲桓,字公瑞,1896年出生于新营村。三儿子铁源,大名可能是张仲智,1898年生。生叔祖父后,曾祖母身患重病,在高祖母的主持下,把铁源叔祖父抱给三曾祖母喂养,给请了奶妈,后过继给三曾祖家立嗣。不久,曾祖父曾祖母去世,又把我的祖父仲桓过继给七曾祖父家,曾祖父家就只留了一个大祖父丑儿。后来,祖父的养父母即我的七曾祖父母相继去世,祖父的姐姐即我的姑奶奶出嫁。这样家里就无大人了,祖父只好跟着他的哥哥丑儿。大的带小的,兄弟俩相依为命,清锅冷灶,饥一顿饱一顿。为了维持生活,大祖父把他的两间房子卖给了三曾祖父家,只身一人外出闯荡,结果音讯全无,死活不知。

六曾祖父家没有留下后代,他的房子也卖给了三曾祖母家。

新院只有七曾祖父家的房产由我祖父守住了。三曾祖母曾说:“别看我孤儿寡母的,这个院子四股,我就得了三股。宝源的那一股不卖,如果他要卖的话我也要买上”。我祖母回敬她说:“让有一家好的吧,一个馍馍没有让你独吞了,你还不甘心吗?”

三曾祖母是在世的人们记忆中辈份最高的人。她留有一幅半身照片,从照相上看是一位体面富态的老人,头戴直筒帽,身穿缎面皮袄。前襟衽扣处用银链系着银制掏耳勺子、牙签、夹子的“三件牌子”。这是富贵人家的人才佩带的,一是为实用,二是装饰。其实她很不幸,只生过一个叫八源的男孩,也在10多岁时就夭亡了,丈夫早逝,无儿无女,独守空房。收养了铁源叔祖父后生活也不富裕。铁源叔祖父成家后,与他舅舅闯关东,39岁时不幸遇害,客死在黑龙江,婆媳二人双双守了寡。铁源叔祖父死亡后,不敢告诉她,怕她一时想不开背过气去,家里采取了一些缓冲措施,其实根本没有事。这不仅仅因为铁源叔祖父不是她的亲骨肉,也因为她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她每日烧香敬佛,最关心的是敬佛的香烛灯火,经常为缺少灯油、纸烛等供物与孙子吵架。一次日军闯进她的房间,见到所供奉的菩萨和佛器,居然齐刷刷的跪倒一片。

孤苦伶仃的祖父经人介绍,只身一人到闻名全国的祁县巨商渠家字号学徒。学徒虽然辛苦,但祖父感觉很好。首先是不愁吃,学习环境也好,白天工作,晚上看书、写字。经过几年的晋商文化熏陶和勤学苦练,祖父成长为一个年轻商人。1918年,22岁的祖父完婚。女方是韩武堡赵家的女儿,名叫金贤。赵家是祖父的远方亲戚。对于祖父母的婚礼现在已无人知道,但我知道一点点。小时候听村东夏姓三猴爷爷讲,宝源娶回堡嘞的媳妇来了,人们都去看的,说,长的可以,就是脸上有几点疤。当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认为这是对祖母的不敬。麻子脸我是知道的,那多么丑陋,慈祥的奶奶根本就不是这样。

祖母也是个苦命人,17岁时母亲去世,留有11岁的妹妹和8岁的弟弟。两年后,父亲续弦,继母又生了两个妹妹一个弟弟。祖母婚后,因祖父长年在外地工作,她便经常住在娘家,帮助继母做家务,照管自己的弟妹。祖母的父亲、我的老外祖父小名牛儿,人称“牛当家的”,两个儿子,长子年轻时病亡,次子在生了一男孩后被国民党抓了壮丁,一去无踪。老外祖父去世后,家道中落,但在土地改革时仍被划为富农。我小的时候常随祖母去她的娘家,那时的赵家只有祖孙二人,顽皮不懂事的小孙子经常与他奶奶吵架,骂她“牛头老婆”,有时还用头顶撞。这时,我的祖母就劝劝继母,说说小侄子。干瘦的老外祖母说不上慈祥却也平和,尽量找一点小吃给我,记忆中有晒干的高粱面煎饼、干枣等,感觉不到书本上所说的地主富农婆的刁钻可恶。   

就这样的家庭出身,也如阴影般地笼罩在祖母的心头。记得有一次我跟随祖母到乡里办事,那时新营村属韩武堡乡管辖,乡政府驻扎在韩武堡村东头庙。当乡干部的韩武堡村人赵繁林训斥祖母,祖母不服,说了一句,我家也是贫农。赵繁林说,你家怎么是贫农!在他看来,富农家的儿女亲家一定也是地主富农。转过头问当会计的新营村人张安,张安怯怯地说,是,是贫农。赵繁林人高马大,说一不二,是多年的先进模范,后任杨房公社党委副书记。去世后,《清徐县志》人物篇为他立传。当他训斥祖母时,小小的我一脸愤恨,圆圆的眼睛瞪着他,一出门就说,生眉动眼凶犯似的。祖母抱起我,高兴的掉下了眼泪,她得到了孙儿的支持保护,对人们说,俺娃胆子大,连赵繁林都不怕。多少年后说起来还兴奋不已。

    祖母嫁到我家后,家境开始好转 ,人丁也兴旺起来。 先是抱养了伯父继俊,1926年父亲继英出生,以后相继有了姑姑秀英,叔叔继豪和小姑秀娥。添置了土地,又把铁源爷爷的牛房院买下。祖父调往太原书业诚总号, 书业诚,原名“书业德”,总号济南,山西有祁县、太原两个分店。1921年,渠仁甫接管山西两分店,更名“书业诚”。 以经营古旧书籍、书画为主,也经文具等文化用品,生意兴隆,名扬三晋。初期总号设在祁县,太原为分店。次年太原书业诚重建,总号易分号,太原书业诚变成总号。太原书业诚位于钟楼街靴巷,总建筑面积367平方米。整个建筑为四合院形式,坐西朝东,中轴线上为东楼、西楼;东楼临街为中西合璧式二层楼阁式门面房,原为书业诚书店,一层明间辟为院门;西楼为二层木结构建筑,与东楼皆为五开间;南北为硬山顶厢房各三间,为店员住所;后院为寝宅。院内西厅的门楼两边曾有一副核桃木雕刻成的嵌字联,上联“书无尽藏福地琅坊钟慧业”,下联“诚以得事洞天清秘赏奇文”。上联嵌“书、业”二字,下联嵌一“诚”字。是市级历史文物保护单位。上世纪五十年代,笔者曾和母亲跟随父亲多次在此小住。并出任掌柜。祖父带伯父到太原送往大兴号杂货店学徒,把我的父亲送到祁县竞新私立小学校寄读,礼拜天由父亲外祖父家的长工赶着轿车接送。竞新私立小学校是祁县开明绅士渠仁甫☆渠晋山(1880-1963),字仁甫,又字忍夫、纫芙,斋名四不若斋,或云暗修书室,是三晋巨富祁县渠家的第十九代传人。于民国8年(1919)独资创办的,甫先生亲拟校门门联:“竞秀育群英,勿徒识字读书自了;新知资后进,期作顶天立地之人。”家乡沦陷前夕,竞新私立小学校停办,父亲回新营村学校继续就读。

1942年,是抗日战争最艰苦的一年,我的家乡又遭受伤寒病的摧残。现在看来易于防治的疾病,却把当时的人们推向死亡和死亡的边缘。新营是重灾区,几乎家家都有生病的,祖父家无一幸免,连做饭的友大伯也病了。祖父从太原赶回看望生病的妻小,祖母怕他被传染,催他快回太原。祖父放心不下,说过了正月十五元宵节就走。小姑至今记得祖父抱着她去村西头遊九曲,还念叨“遊九曲活九十”。后来又推说过了自己的生日二月初十就走,结果被传染。 俗话说“少惹老,没个好”, 这一病就没有起来。虽然几次请来祁县名医刘伟大夫,终不治身亡,撒手西去,年仅46岁。

一盘土炕,一头是长眠不醒的祖父,一头是抱病在身的祖母和父辈们,当时伯父18岁,父亲16岁,姑姑12岁,叔叔8岁,小姑只有5岁,情景十分凄惨,多年之后老人们说起当时的情景常常潸然泪下。那年新营死多少人?现在也难以说得清,前街死去的还有张凤的父亲、开饼面铺的银鼠儿等。老辈新营人谈伤寒色变,后把得伤寒病当作最狠的诅咒。一句堪称“村骂”的 “去你害伤寒的吧”,至今还是骂人的口头语。祖父病故三天后入棺,但是三曾祖母不让把棺棂停放在院子的中间,所以只好移到祖母住房窗户下。钉棺木时,不懂事的小姑哭嚷说“不要眯了我爹的眼睛”,其场面使人真正体会到死别的凄凉。祖父病逝后,父亲成为“书业诚”的正式员工,与回家种田的伯父挑起了赡养家庭的担子。四年后,祖母卖了四亩地,给父亲成婚。母亲是祁县前营村钱家长女,名玉莲,时年16岁。
钱家祖籍浙江,世为武官,十八世主随军征伐至山西,落籍祁地。外祖父钱望岗之父钱培明生性良善,在祁县裕兴木厂任二掌柜,生有三子。丧妻后,娶了我外祖母的母亲。外祖母姓范,祁县常家堡人,其父去世后随母到钱家,后与钱家三子即我的外祖父成亲。外祖父的继母即外祖母的生母又为他生了三个弟弟一个妹妹。儿时我常到外家,受到老外祖父母、外祖父母和舅舅姨姨们的宠爱。

小时候,我最感兴趣的是伯父,因为他是解放军,以他为荣。可是后来知道了一些实际情况,就让我有些沮丧,骄傲不起来了。伯父有很多优点,他孝敬妈妈,从来没有顶闯过。他说,妈活上90岁,我活上60岁,就可以和妈一起走了。他很勤劳,每到秋后,他就去地里砍茭茇(高粱、玉米的根)。用镢头把茭茇刨起来磕掉根须上的土,用高系子罗筐挑回来,码在牛房院里的东墙根,像座小山,可供家里一冬天及春天烧火做饭用。他还爱干净,劳动回来就洗漱。衣服上有了污点,手蘸着口水,用指甲刮,衣服总是光滑溜溜的。但他生性懦弱,就说挑水吧,母亲和婶婶都形象地讲过。因为家里只有水桶,没有打水的栲栳儿,他又腼腆的不愿向邻居家借,就对妹妹说:“翠儿(姑姑小名),去借的。”“不去!”“呸!”唾她一口。又对弟弟说:“川福子(叔叔小名),去借的。”叔叔不去,也被他唾一口。但他一当发现井上有栲栳就赶忙去挑水,把水缸挑的满满的,多了倒在锅里、盆里。祖父曾带他到太原,时间不长就回家了。伯父虽然是抱养的,但祖父母很疼爱他,小时候伯父玩棋墩墩(把象棋垒起垛,出棋子比大小赌输赢),祖母都要给带上铜板。炒出爆米花按人分成份,也要他优先选择。祖母常说既然抱养他就要亲他爱他,如果没有他可能就不会有后面的孩子们。弟弟妹妹们都很亲敬这个大哥哥。.

继尧伯父参加革命军队一点都不风光,不是为了闹翻身求解放踊跃参军,没有电影里书本上常见的披红戴花,父母送子,妻子送夫,他是被派征的,并且当过逃兵,结果也不壮烈,不是像其他烈士那样记载着“牺牲”,而是“失踪”。 

1946年深秋的一天下午,八路军便衣(人们这样称呼,即不穿军装的八路军)武秀林来到我们家,叫伯父到村公所开会。那天伯母带着一岁的女儿住娘家,祖母也去了她的三妹家,家里只有姑姑和小姑,叔叔也不在家。邻居怀疑可能是要带人,姑姑便阻止,秀林说开开会就回来了。大伯信以为真,就跟随去了,这一去就没有回来。后来才知道八路军因战争需要,以三丁抽一、五丁抽二的办法征兵。如果家里有钱,可雇人顶替。村长就花钱雇人顶了他的儿子。一同被派征的还有铁源爷爷的三儿子继禹,当时只有14岁。他的大哥继尧在祁县“永春原”药店学徒且被派往重庆工作,二哥继舜是家中主要劳动力,挑着重担。商量来商量去只能是未成年的继禹去。继禹不愿走,继舜哄弟弟说,等二哥把家里安顿好就去替换你。

第二天祖母外出回来,心急如焚,就请友大伯用独轮车推她去十几里的新兵集中点孟封看望伯父。继禹哭着问我祖母:“二大娘,我二哥甚时替我来?”祖母一手搂着儿子一手拉着侄儿,经历着人间最悲痛的生离死别。后来又听说被征集的人员归了八路军15团15团,八路军吕梁第八军分区部队。1946年初由清太徐(17)支队和静乐、文交支队一部组建。1947年改编为人民解放军。15团多是清太徐人民的子弟兵已开到文水县一带。祖母又西渡汾河,来到西社三妹家,雇人用车推着她去寻找,兵荒马乱中沿村走了几天,无果而返。直到解放后才把雇用费付给人家。

次年正月初十,伯父在邻村同伙的怂恿下脱离部队逃回家,穿着还是离家时的那身棉衣。伯父在家住了一天,就躲到祁县夏家堡岳父家。八路军收容人员向祖母要人,祖母说没有回来,来人把她押到东头庙后面,用刺刀比着她,用皮带抽打她,直到祖母答应儿子回来后把他送到队伍上(祖母每讲那段往事时神情凝重而恐惧,她用了一个bi音字,我不知这个字怎么写,却感觉很严重。现在看来应是“比”,比划的意思。但是“比划”只是做做样子,吓唬一下而已。祖母所讲的,和我所理解的,不是虚张声势,而是面临的实际危险)才作罢。后来伯父潜回新营,藏在牛房院草棚里,被收容队发现带走,从此杳无音信。祖母每当谈起伯父都是泪流满面,我常对祖母说我长大了要当兵,解放了台湾把大伯找回来。老人望着稚气的我,点点头,泪花里现出笑容。虽然政府早以烈属对待,但总还是“失踪”。家里人特别是奶奶总想的是被国民党军队俘虏到台湾去了。其实她比谁都清楚,不灵活的伯父在惨烈的战争中是难逃劫难的,只是舍不得儿子难以说出那句话。伯父留有一女,名转珍,12岁病亡,伯母随后改嫁。

姑姑秀英嫁给在太原皮革厂工作的韩武村人刘守义,落户太原市。大表弟刘建才比我小一岁。因我母亲奶水少,表弟出生时我母亲带我去照护姑姑,有多余奶汁就可以喂我一点。他们在太原生活了十年,生了四个儿子。1962年国家压缩城市人口,姑夫举家回乡务农,后来又添一男一女。

 

小姑秀娥1964年毕业于山西矿业学院,与我伯母的弟弟郭维长成婚。姑夫郑州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原国防部第五研究院(现为中国航天集团总公司)。小姑毕业后被分配到建材部北京非金属矿山设计院工作,1965年该院搬迁到苏州。经过十年的两地生活,一家人团聚北京。两个儿子在欧洲留学多年,先后回国。长子仰东在中国农大任教,次子仰军为高级工程师就职于北京一家著名外企。

小姑是新营村的第一代大学生。那时候,大学生似乎还不为庄稼人所关注和了解,记得邻居李茂林爷爷不仅多次对她褒扬,而且还煞费苦心地掂量用“举人”或“状元”向邻居作通俗的说明。小姑有很多长处,她生活俭朴,为人正直、热心。最让家乡人称道的是她对亲人、乡亲的惦念和资助。几十年的别离,千里相隔,她的乡情浓浓,始终如一。她心里总记着新营各家各户的情况,包括老人们的年龄属相、生老病死。亲戚朋友谁家生孩子了,叫啥名字,上什么学校等等,有些情况比我都清楚。并且在经济上尽力扶助。对奶奶的孝敬自不必说,对哥姐各家及族人乡亲也无不关心备至。每次回乡,总要看望年长和体弱者,或带些糕点或留给点钱款。1976年她和姑夫大力资助我父亲建起十间新房,1984年,她协同哥姐一起,帮助叔叔还清了生产队的欠款,解除了叔叔积郁多年的心病。2008年偕姑夫回家,给三位嫂子、两位姐姐各五千元(含姑夫家的姐嫂),2011年初冬仰东陪她回乡,又给各家留一千元。除此之外,逢年过节、遇病都要汇款资助亲友去北京的路费、以至乘公交车的零用钱临走前都要准备好。,侄甥孙辈考取大学她都要奖励五百元,村里建学校她寄钱…… 

小姑的反哺之情、仁爱之举不是用“舍得”两个字所能涵盖的,她生在新营,长在亲情、友情、乡情中,怀有一颗感恩之心。她的爱心又被亲人、乡里感动。每次离开新营,她都恋恋不舍,与老姐妹们相拥泣别,使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

本书成书之时,小姑特别嘱咐我在书里写上她在书稿中批注的一小段话:“小姑5岁多父亲就去世,但我们(指她和姑夫)赶上了毛主席、共产党时代,在哥姐的帮助下,上了大学,姑夫是航天事业的研究员,小姑是高级工程师,他们为祖国的航天事业奋斗了一生。”

叔叔继豪在太原锅炉厂工作,婶婶杨素芳是山西新华印刷厂职工,祁县北左村人。是我祖父的朋友杨培智先生的小女儿、我父亲同事杨起祥伯伯的妹妹。他们生有二男四女。同姑姑家一样,1962年一辆大卡车把一家人从省城送回村,与奶奶和我家同住在新营南院。叔叔身材魁梧,聪明能干,但多子女和生产队落后等原因,很快使他成为欠款户,陷入贫困。

2011年秋,我从新营村委会鼠啃虫蛀、霉味扑鼻的故纸柜中翻出了上世纪中叶的旧账。“1966年新营二队往来账/张继豪”页的52笔,不仅记录了叔叔家的年经济状况,也可见当年新营——中国农民生活之一斑。现抄写如下:

“旧帐转来  付 162.42元

01-07  66年自行车税款 2.11元

02-12  领粮食99斤  7.93元

02-28  领肉2.5斤  1.25元

02-28  一二月份米面加工费  5.28元

04-30  三四月份米面加工费  4.57元

04-01  领甜菜渣只105斤  1.05元

04-23  领猪饲料30斤  2.34元

05-31  领煤350斤 五月份磨面费  6.29元

06-30  6月份米面加工费  0.9元

06-30  吃菜款  0.43元

06-20  领油1.5斤  1.35元

06-30  做工吃米面10斤  1.11元

06-30  购议价粮30斤  4.68元

06-30  拉瓦间(抹房用的土——笔者注)2车运费  7.00元

06-21  预分款  2元

08-01  领谷子50斤  4.3元

08-01  分小麦197.8斤  27.49元

08-31  七八月份米面加工费  4.02元

08-31  吃菜款  4.7元

08-31  分西瓜91斤  2.73元

09-15  借粮50斤  4.30元

09-22  领菜票  10元

09-25  用煤100斤  1元

09-23  分羊毛1.5斤  1.2元

09-30  用麦楷150斤  3元

10-05  领小麦50斤  6.95元

10-24  预分款  2元

11-16  分山药旦50斤  1.50元

11-16  分白薯150斤  3.9元

11-01  领白石煤200斤  2元

11-01  九、十两月份米面加工费  2.67元

11-01  分白菜408斤  4.08元

11-02  分胡萝卜850斤  8.5元

11-15  用煤100斤  1元

12-13  分玉米150斤  14.1元

12-13  领谷子130斤  12.48元

12-13  领软米7.5斤、荞麦7.5斤  1.54元

12-12  用白石煤100斤  1元

12-13  领茭子700斤  62.3元

12-15  领谷子70斤  6.72元

12-21  领皮棉5斤  5元

12-20  领白石煤200斤  2元

12-31  11、12月米面加工费  2.93元

12-31  领肉1.75斤  0.88元

12-11  领油1.5斤  2.25元

12-31  领油1.5斤  2.25元

12-31  领绿豆50斤、小豆5斤、菜豆1.5斤  8.31元

12-31  领猪饲料180斤  14.04元

12-31  冲销口粮款  17.42元

12-31  退回菜票  18.9元

12-31  由公益金解决款  5元

12-31  劳动日款  144.73元

付273元  转新帐”

从上可知,张继豪一家(当时5口人,其中叔叔和婶婶两个劳动力),上年(1965年)欠162.42元,。本年收入144.73元,支出255.31,欠110.58元, 累计欠款273元。全年全家粮食1518.3斤,人均303.66斤。全年全家4.5斤食油,人均0.9斤。全年全家用煤1050斤。
叔叔1985年病故,年仅52岁。

这是我们家。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失去记忆的村庄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

相关栏目

热门文章

·失去记忆的村庄
·水样的平凡(一)
·草字形村落
·水样的平凡(二)
·水样的平凡(三)
·水样的平凡(四)

最新文章

·失去记忆的村庄
·草字形村落
·水样的平凡(一)
·水样的平凡(二)
·水样的平凡(三)
·水样的平凡(四)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