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客服热线:400-876-8525
清徐网免费发布信息
网站首页
清徐新闻
清徐视频
分类信息
家居频道
清徐黄页
收藏频道
体育频道
清徐论坛
清徐导航
电子书题库

TOP

梦幻岁月

作者:张卯春  http://www.030400.cn  2012-06-10 19:53:37  来源:新营旧忆

1958年,是中国历史上极不平常的一年。

这一年,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在神州大地猎猎飘扬。不仅“点灯不用油,耕地不用牛”、“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等贴近生活的具体的口号给人们带来了朦胧但似乎无限美好的理想憧憬,而且公社营造的大炼钢铁、深翻土地、公共食堂等实际的、特殊的工作、生活场景,使人们感觉到共产主义不是遥不可及的远景蓝图而是生活在其中了,并且会越来越美好。 

7岁的我不懂“共产主义”的美好,感到的是新奇。

打麦场上人声沸腾,热火朝天。我们一群小伙伴跑前跑后,相互追逐嬉闹。记得有一位公社来的工作员,长头发,长的精精神神,令人惊奇的是穿着一条短裤。村里人没有见过短裤,窃窃私语,我们更是调皮,跑到他的身旁,一边俯下身子朝裤筒里瞅,一边叫喊:露出来啦!露出来啦!后来得知,他叫原更生,长期在杨房公社(乡)工作。
    妈妈在夜幕的掩护下攀踩着老枣树弯曲的躯干,悄悄地,把一口铁锅举起来藏到房顶。

第二天,村干部领着人各家各户收金属器具,把锅盆之类的“动产”收走了,把大红箱子、柜子上黄灿灿的铜质扣环和漂亮的装饰物这些“不动产”也撬下来无偿收走了。红艳艳的大立柜顿时失去了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留下两个用来固定黄铜饰物的黑洞洞的窟窿。

这一年似乎是一个异乎寻常的丰收年。打谷场上堆满了粮食,路上丢弃的玉米、高粱穗没有人捡拾,生产队里的大食堂吃饭不要钱,人们觉得共产主义会有永远吃不完的粮食,永远不会饿肚子。

新营村的食堂设在后街武昌保院。北房办公卖饭票,东房是伙房,地方不够大,又把西邻院我老姨,也就是奶奶同父异母的妹妹的东厢房打通做饭厅。开始必须在饭厅就餐,后来才允许打回家吃。

大约是深秋,男人们都被拉到清源西山大炼钢铁去了,留守在村的女劳力也被统一调往其它村深翻土地。当时奶奶带着5岁的二弟在太原父亲、姑姑那里,队里要母亲带着我和两岁的三弟出征。队里安排抖福大娘随队看管(不知当用一个什么词,“保姆”,在当时是腐朽的, “老师”,又不教学。农村叫“料娃娃的”,也就是料理看管孩子的)我和几大一点的孩子。三弟则是由母亲找了一位本家身体病弱的嫂子随行“料”。这支“三八”、“六一”部队先驻杨家堡,后移师鹅池村。

鹅池村是一个有古老传说的地方,尧舜曾在这块土地上活动。尧担任唐陶部落首领后,为了选择一方理想的建都之地,带领他的部落从河北涿鹿、怀来一带转辗到山西境内寻找优越的地方,在一漫平川、土沃水肥的清徐土地上落了脚,并在新营东九公里今名为“尧城”的地方修城筑堡,建起中华第一都城,后因水患迁于平阳(今临汾)。《明一统志》、《山西通志》、《太原府志》等史志均有记载。

传说有一天,尧王到“鹅池村”察访,看到一青年在田间手执皮鞭赶牛耕地。当他发现耕牛身上系一只柳筐时,大惑不解,便问何故?年轻人说,牛替人犁地已十分辛苦,不忍鞭笞其身,如牛偷懒时,敲击柳筐,使其警觉,也就不会懈怠了。尧对青年的仁德、宽厚和聪明敬佩不已。这个青年就是以后被尧推荐的舜。后来,虞舜在此处养鹅,由此得村名。
    风水宝地、仁慈的鹅池村如今成为社会主义大跃进的主战场。

鹅池村距离新营不过七八公里,现在只是几分钟的车程。但是,在当时,尤其是对孩子们来说是一个遥远的、陌生的地方。我们借住在老乡家里,各村自己起灶。白天,母亲们扛着铁锹上地大跃进深翻土地去了,我们几个小伙伴由抖福大娘带着玩。有一次,大娘给我们每人买了一颗水果糖,我高兴的告诉了妈妈,妈妈对大娘表达了谢意。多少年过去了,抹不去我对一粒小糖的甜蜜记忆。
   听大人们讲的最多的是“插旗旗”,谁翻地翻得多翻得到快翻得深就给谁在他翻过的土地上插一面纸制的红旗,差的则是黑旗。年龄大的有黄忠队,年轻的是武松队,妇女是穆桂英队。各类队伍在旗帜的鼓励、鞭策下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劳动竞赛。记得一次开大会,红旗、标语、锣鼓、高高的主席台,一位中年人在台上讲话,身披的军绿大衣随着他起伏跌宕的演讲一摇一摆,显得威风凛凛。他就是统帅武松、黄忠、穆桂英和千军万马的大将军啊!我非常羡慕。听人说,那是县委书记杨德明。
    记不清过了多长时间,应该不是很长。那天黄昏时分,深翻土地的队伍获得回家的许可。母亲等不及明天,便和李茂林的妻子商量,决定相伴而回。把行李留下由马车拉,母亲带着我和三弟,李茂林的妻子我叫二奴娘娘(奶奶),她带着次子德军,同行的还有她的弟弟张五常。深秋昼短且是阴天,不多久,一行人进入了沉沉的黑暗中。脸上遭到凉凉的击打,下雨了,没有雨具,抵不住秋雨的寒冷,身体一阵一阵颤抖。弟弟在母亲怀抱里入睡了,困乏的我紧拽着母亲的衣襟一步一滑艰难行进。路经杨房营,实在走不动了,母亲决定投宿。二奴娘娘在弟弟的帮助下坚持往回走。我们踏着泥泞敲开了新营喜根爷爷家嫁到这个村女儿翻桃姑姑的家门,她和她的丈夫热情地接待了雨夜投宿的母子。第二天一早母亲带着我们往家赶,走到新营村口,传来了食堂开饭“铛铛”的钟声 。
    后来我问母亲为什么不等到天明要连夜返回,母亲说,好不容易得到允许,第二天又不让回了,怎么办!

这一年,我上学了。
    那一天,奶奶专门给我烧了一个被称为“记心火烧”的白面饼,上面扎了七个眼,让我躲藏在门后不准说话不能分神悄悄地吃下。意为开通七窍,获得博闻强记的能力。随后,妈妈送我到学校--韩武堡南庙。我背着书包,里面装着的学习用具是一块姑姑用过的镶有木框的石板,几根石笔和用一小截毡布裹卷成的石板擦。

一年级和三年级共用一个教室。老师很老,姓程,也可能是陈或者是成,许是脑袋有点扁,学生叫他程(陈、成)板头。初入学的我们,在三年级大哥哥们的教唆下,很快就没有了新环境的拘谨,加入了调皮鬼的队伍。下课钟声还没敲响,学生们要出去,老师嘴说不住,搬一长条凳堵住门自己坐上去,挡住了门挡不住窗户,调皮鬼们从窗户向外钻。虽然说叔叔、舅舅、老先生是受人尊敬的三种人,但对老先生却并不尊敬,民间流传着许多关于讽刺老师和学生向老师恶作剧的故事。什么“赵钱孙李起头头,先生养(生)了个毛猴猴(小娃娃)。师娘叫我倒水的,我踩了师娘的大板足。师娘卷(骂)我短三十(短命,活不到30岁),我卷师娘狗日的……”当时视叛逆为英雄,有谁敢于和老师斗,谁就是英雄,印象最深的是我们班的“完了”同学。完了姓赵,年年留级,已经上了三次一年级。老师说,这个学生完了。“完了”就成为他的外号。别看完了学习不好,但他敢和老师对着干,有一次因淘气被老师叫到办公室,他和老师吵起来,竟然把学校的钉书机摔坏。钉书机是学校重要的办公用具,块头不大也是机器呀。这一事件影响很大,同学们都宾服他,跟着他做些恶作剧。比如把笤帚横放在半掩的门扇上面,待老师推门时坠落砸老师。比如趁别的班上课时,从后窗户悄悄地匆匆地往教室里扔一把土,然后咚咚心跳、蹬蹬跑开。正是“七岁八岁讨人嫌,惹得狗儿不待见”的年龄,而这种“礼崩乐坏”是老百姓对旧教育制度、教育形式和由此产生的腐儒的一种反叛。

古庙寒窗,春秋十度。开蒙向上也好,蹉跎荒废也罢,在这里,渡过了我的全部学生生活。

寒冷的冬天,偌大的殿堂生着一盘泥火,学生们大都做有套袖(棉花做成的,有如半截棉衣袖),不写字时把两手袖在其中保暖。许多同学的手、耳都冻伤了。真可谓“寒窗”。也曾在凌晨与伙伴们拨开校门,点燃用蓖麻籽串起来的小小火炬照亮黎明前的黑暗,边玩儿边学习。却不可谓“苦读”。

几十年过去了,一些情景还不时的出现在眼前,如课文《时光老人的礼物》。那是一篇励志诗。也许是由于一位名叫世光的同学被叫为“时光老人”加深了对它的记忆。今天,翻出残缺不全的高小课本第二册中的这篇课文,感到异常亲切,仿佛回到遥远的少年岁月。

 

你把东风带给树枝, 

让小鸟快活地飞上蓝天; 

你把青草带给原野, 

让千万朵鲜花张开笑脸。 

 

你把阳光带给山谷, 

让积雪化成淙淙的泉水; 

你把细雨带给田地, 

让种子闻到泥土的香味。

 

你把春天带给我们, 

这份珍贵的礼物赛过黄金。

你把一年的大好时光, 

同样地给我们每人一份。 

 

三百六十五天, 

谁也不多,谁也不少; 

就看我们呀——

能不能把你安排得最好。 

懒惰的人整天东荡西游, 

你就从他身边悄悄溜走, 

把一大堆没做完的事情, 

一古脑儿丢在他的前头。 

 

糊涂的人整天没头没脑, 

你去远了他一点不知道; 

人家都在使劲要赶上你, 

他总是摇头说还早还早。 

 

我们可不懒惰也不糊涂, 

少先队员谁也不肯落后; 

因为我们知道: 

你一去就不再回头……

 

    原先对课文记忆不全,但“时光老人”一直伴随着我、警醒着我,使我的人生少了一点懈怠。现节录如上,送给“少先队员”读者。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饥饿的日子 下一篇:第一个黎明

评论

相关栏目

热门文章

·暴风雨中
·广阔天地
·柳笛悠悠
·饥饿的日子
·第一个黎明
·月影秋声
·淡淡的春愁
·梦幻岁月

最新文章

·第一个黎明
·梦幻岁月
·饥饿的日子
·柳笛悠悠
·暴风雨中
·广阔天地
·月影秋声
·淡淡的春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