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客服热线:400-876-8525
清徐网免费发布信息
网站首页
清徐新闻
清徐视频
分类信息
家居频道
清徐黄页
收藏频道
体育频道
清徐论坛
清徐导航
电子书题库

TOP

月影秋声

作者:张卯春  http://www.030400.cn  2012-06-10 21:42:08  来源:新营旧忆

秋天,我与熊义等被生产队指定为护秋员。护秋员俗称照田的。护秋工作由大队统一管理,根儿为负责人。这是一件得罪人的工作,以前叫巡夫、巡田(读佃)的,好人是不干的。小时候听奶奶讲过关于巡夫如何恶毒惩罚偷窃者的故事,在我的心里,巡夫和凶犯的概念相似。新社会了,情况变了,毕竟是惹人的活儿。护田人首先要正派。

我们带着武器——冷兵器,棍棒、钩镰、刀枪,还有现代装备——知识青年带来的高倍望远镜。我的武器是一把擦得明光雪亮的铁尺。我们或单独或相伴,巡游在绿色的海洋里,有一种侦察、抓捕的神秘和刺激。

村南有一条小路,是通往后营村的捷径,弯弯曲曲有几百米长,窄窄的,宽不过二三尺,像一条蛇蜿蜒而来,两旁是葱茏如堵的庄稼,随着时日的发展,农作物的绿由浅而深,由深而淡,渐渐的变成金黄色。如火如荼的高粱穗子,则由娇艳活泼的小姑娘蜕变成黑红脸膛的老成汉子。秋风瑟瑟,千枝万叶摇曳荡漾,随风力的强弱奏出不同的乐章,或如泣如诉,或轻歌曼舞,或雄肆豪放,或……我常常徜徉在这幽静、深远、充满诗意的世界里憧憬自己诗意的人生。
    然而,巡田不仅仅是浪漫。
    一天,我和根儿在这如诗如画的小径上巡查,遇到某某扛着一篓筐草走过来。某某地主家庭出身,人高马大,也算是新营村里的好后生,因出身不好,二十大几岁了还没找上对象。他虽然比我大,但每天都在一个饭场吃饭,前不久还借他一本赤眉军起义的书。

根儿说,放下看看。某某说,没啥。根儿说,没啥也看看。某某极不情愿地放下篓筐。根儿对我说,看看。我用铁尺插进篓筐试探,这是惯用的也是最简单的探测手段,以往从未有过什么情况,这一回感觉遇到硬物,可能是玉米棒子。我迟疑了一下。这时某某神色紧张。根儿从我和某某的神情中发现了问题,上前把草掏出几把,露出了玉米。某某一下子软了下来,一个劲伙计长伙计短地说好话,哀求放他一马。我第一次遇到这阵势,有些不知所措。面对五尺男子汉的苦苦求饶,我顿生恻隐之情。可是有根儿,他年龄比我大,又是民兵干部。某某主要是求他。根儿嘴上说,俺们就是吃的这碗饭……但我看出了他的犹豫。这时,寂静的青纱帐传来声响,老队长铁根骑一辆自行车沿小路驶来。他下了车,看了一眼,一句话没说,我们挪挪地方,他翻身骑车逶迤而去。第三方的出现彻底扫去了根儿的迟疑,也打消了某某的希望。垂头丧气的某某扛着赃物跟着我们到了大队部。中午时分,听到街头一阵喧哗,家里人说干部们押着某某游街呢。我没有勇气走出大门观看,只是从院中爬上房顶悄悄地望了望我的俘虏。某某脖子上挂着几穗玉米正向乡亲们做检讨。事后,根儿妈,一位善良的大娘把儿子好一顿埋怨。大娘说,数说数说放了就是了,何必要逮回来。本来成分不好吃(娶)不上婆姨,这叫他一辈子当光呀。根儿解释说还有我呢,又碰到铁根。根儿妈又对街坊邻居说,唉!也怨某某运气不好,叫人碰上了,他们(指我和根儿)也是没办法。我呢,一直在离开新营之前,都不好意思直面某某。几十年后的今天,那一份愧疚之情不仅依然在心,并有了新的认识与自责——对人的尊严的漠视和践踏。

还有一次,我在南护村堰上遇到继尧大娘和两个妇女,他们从地里回来,每人背着一小捆柴禾。这是违反规定的,因为生产队还没有宣布放拾(地里的庄稼,包括桔杆都收割完毕,才允许社员去捡粮食、拾柴禾)。我拦住了,要她们送回地里去。有个妇女说,家里没烧锅的,这些烂柴队里又不要。我说,不行,还没放拾哩!大娘一言不发,返身翻过护村堰,把桔杆放到野外。见大娘这样,其他人也不再吭声,留下柴禾走了。严格执法了,大义灭亲了,心却沉甸甸的。我决定以后送大娘大捆的柴禾。母亲知道了这件事,向大娘赔情。大娘说,咱娃娃就是做得个外,不能让人说闲话。两个月后,我参军,大娘包饺子为我送行,她的儿子——卯林哥端起酒杯,对我说,喝了吧,以后就见不上面了。大娘马上呵斥:怎么说话!走几年就回来了。后来,我转业回地方,大娘却永远的走了。

大娘,对不起,我欠您一笔永远还不了的债。

中秋节晚上,我和熊义坐在田埂上,他指着明朗的月亮问我,知道吗?上面飘扬着美国国旗。他告诉我,美国人已经登上月球了。我惊呆了。母亲、新营的乡亲们和千千万万个中国人正在庭院里向月亮上供呢!现代人虽然不相信月球上有神灵,但它美丽的传说、诗样的神韵和令人遐想的神秘,给我们留下了多少美好的梦。美国人上去了,美帝国主义竟然侵略到月亮了!神话被戳穿了,梦想被打破了,传统被亵渎了。能不惊讶么。

银色的月光洒满大地,我静静地仰卧在割倒的玉米秸上。四野清晰而又朦胧,熟悉而又神秘,星河异常活跃却十分静寂,片片白云飘向皎皎明月,不,是月亮滑向云海,她步履轻盈,在云间匆匆穿行,忽隐忽现,万物随之阴晴明暗。月儿西斜,凉风习习,潮润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青草味。夜,万籁俱静。仰望着渐行渐远的圆月,像目视着心爱的情人弃我而去或者被人掠去,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星条旗取代了嫦娥、玉免、吴刚、桂花树,全世界都知道了,中国人不知道;外面知道了,新营人不知道。我敢说,我是新营村第一个知道这一天大秘密的人。这一惊天动地的事件,在我心中翻江倒海。新营人不能知道也不会去关心,月亮太遥远了,他们关注的是脚下这块赖以刨食求生的黄土地。

不,新营人应当仰望星空。

1969年7月16日,“阿波罗-11”号飞船挣脱大地执拗的束缚飞往天际。7月20日下午4 时18分,尼尔·阿姆斯特朗驾驶登月舱着陆月球。宇航员在月土上插上了一面美国国旗,安放了一块金属纪念碑。碑文为:“公元1969年7月,来自地球的人类第一次登上月球,我们为全人类的和平而来。”

从发射开始到降落,“阿波罗”11号共飞行了 近100万公里,历时195小时18分22秒。宇航员在月表上共停留21小时36分,采回22公斤月球土壤和岩石标本。

登月成功,千百万人惊喜万分。全球5﹒28亿人同时收看了直播(此收视率一直保持世界第一,后来被中国的春节晚会超过)。一百多个皇帝、国王、总统、总理向美国发去贺电。许多国家为庆祝第一次载人登月发行了纪念邮票或纪念币。

我们呢?人类登月意义再大,毕竟是敌人的胜利,而敌人的胜利就是自己的失败。怎么能去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 

直到很久以后,我获得了“阿波罗”登月的这些详实信息。

之所以抄录了看似与本书无关的资料,是因为至今还有许多的父老乡亲仍不知道阿波罗登月或不知道登月的详情。我,第一个发现者,有责任告诉他们,让他们知道天上发生了什么,让小小新营同大世界一起为人类的文明进步而欢欣鼓舞。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淡淡的春愁 下一篇:广阔天地

评论

相关栏目

热门文章

·暴风雨中
·广阔天地
·柳笛悠悠
·饥饿的日子
·第一个黎明
·月影秋声
·淡淡的春愁
·梦幻岁月

最新文章

·第一个黎明
·梦幻岁月
·饥饿的日子
·柳笛悠悠
·暴风雨中
·广阔天地
·月影秋声
·淡淡的春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