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客服热线:400-876-8525
清徐网免费发布信息
网站首页
清徐新闻
清徐视频
分类信息
家居频道
清徐黄页
收藏频道
体育频道
清徐论坛
清徐导航
电子书题库

TOP

淡淡的春愁

作者:张卯春  http://www.030400.cn  2012-06-10 22:00:57  来源:新营旧忆

一天三出勤的生产队生活是紧张的,也是艰辛的,但再苦再累也压抑不住春情的萌动。如果说与生俱来的那种情愫是朦胧的,悄悄地慢慢的勃起。那么,环境的影响则使它逐渐清晰,使它不断放大,甚至疯长。

农民表达、释放自然冲动的方式形成了一种特有的环境。

社员与集体(生产队)的关系是瓜与藤的关系,有首歌这样唱道:“公社是棵长青藤,社员都是藤上的瓜;瓜儿连着藤,藤儿牵着瓜,藤儿越肥瓜越甜,藤儿越壮瓜越大……”瓜儿连着藤,藤儿牵着瓜,相互依存,谁也离不开谁。歌词只说到共荣,没有说共损。藤儿越瘦瓜越苦,藤儿越弱瓜越小。新营村曾有过一个工7分钱的历史,一个壮劳力劳动一天最多只能挣到7分钱,自己连自己都养活不了,几乎家家都是欠款户。(知青刘钢在1972年的一份报道中写到:“全村两个生产队,105户人家,光是欠队里钱的就有87户。欠的最多的,一家就2000多元。”——《《年轻时,我们这样走过……》337页》)一个工7分钱的记录使新营出了名,直接的结果是外村姑娘不愿嫁新营,新营后生娶媳妇难,大龄男青年多。

常常听到一个玩笑故事:有个后生向他父亲讨要媳妇,不好明说,隐喻地说,二十五,烂了裤儿没人补。父亲回答,要想有人补,五五再过二十五。听的人笑一笑,然而,娶不上媳妇的苦闷是不可能在一笑中消弭的。

劳动休息时,一群人坐在地头路上,年轻人见有年轻妇女经过,便把锄、耙等工具横放在路上,骑自行车的妇女愤愤的,但不得不下车。人们细细地打量,低低地议论。如果长相漂亮,等人家走远了,野一点的后生喊一句“好货!”或是“好一根(粒)麦子!”如果还相随着一个丑陋男子,就会说“好好的一拔(棵)白菜让猪儿拱了!”大有不甘心的意思。
    年龄大的劝阻不下,讥讽说:“和尚看婆姨,眼饱肚里饥。连句话都不能和人家说上一句,光干嚎能咋地!”
    年轻人憨憨地笑笑。
    某人却说:“那就说句话?!”

人们问:“你又认不得,怎能说上话?”

正说着,远处有一位衣着整齐的女子骑自行车而来。

“不信?打个赌。”

大家知道他鬼点子多,没人敢与他赌。他把横在地上的工具移开,待女子过来,走上前和颜悦色地说:“同志,问一下,几点了?”过路女子红着脸说一声“没表”,匆匆蹬车离去。后生们得以一饱眼福。

唱秧歌也是排遣的一个渠道。秧歌是指祁(县)太(谷)秧歌,不是街头扭的,是秧歌剧。秧歌剧贴近生活,口语化,为农民喜闻乐见,但过黄,上世纪中叶风靡晋中地区。因为黄,父母不准子女尤其是女孩子看,政府也查禁,直到解放以后才完全禁演,但其唱腔唱词一直在农村中流传。

在田野里,人称茭子地里。天是自由的天,地是自由的地,在蓝天黄土之间,农民恢复了人的本性,肆无忌惮地吼出最原始的、自然的、如天籁般的声音…… 那样直白无遮无束。有一小调,借用一个遭受日本侵略者奸淫的妇女之口,发泄性的情绪:日本人的……

看戏也是一种释放方式。唱戏时,尤其是名王(名角)登台演出,挤在前台的后生们如痴如狂,涌过来挤过去,喊啊叫啊,波涌浪翻,风起云涌,浩浩乎荡荡乎。女主角偶尔咳嗽了一声,有的人高呼:“唾我一堆吧!”并张大嘴巴,企盼名角向他嘴里吐一口唾液。

这是邻村的故事,新营没有唱过戏,太穷,唱不起。但其野性与狂热,和形形色色的方式同出一源,都是对美丽的追求,对异性的渴望。

群体生活便于人们的交流,秋收季节,休息的时候一群人席地而坐,打诨逗笑。在队长默许下,割一抱豆子,连秧带豆荚点燃,在噼噼啪啪豆角崩裂声中,大家拣起半生不熟的黄豆,吹去灰烬,边吃边聊,性往往是田垅里的话题。或用谐音,或是比喻,或说隐语,或是心照不宣的肢体语言,没有妇女尤其是没有未婚女子在场时更是直露。有的谜语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钻入圈套。

每当此时,我远远地窥视悄悄地谛听,又理智的排斥着野蛮、抗拒着庸俗,如同黄花女儿一样保护着自己的童贞。

在茭子地里,面对野调无腔的汉子,也曾想象他们那样吼上几声,发泄一下心中的情绪,但羞于出口,没有说过一句脏话。在灯光昏暗的打谷场,少男少女们的嬉闹时,也曾希望与异性肌体的挨抚,却囿于道德,没有拉过女孩子的手。只是抄录一些隐喻爱情的诗句,记的有“月儿月儿真个令人爱,碧团团,光皎皎,直见我心怀。当面看,背后望,清辉彻夜长长在。愁只愁云半掩,恨只恨雨还来,想只想缺有圆时,虑只虑晴(情)难买。”在花好月圆的静夜里低低的吟咏“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悄悄编织着青春的梦…… 

对此,我也不能容忍自己的纵情,进行了自我批判。

那一天巡田时,我斜躺在渠堰草丛中,拽一叶青草衔在嘴里,咀嚼着绿的苦涩与甘甜,掏出小本与笔,在风吟虫唱鸟鸣中,涂抹着青涩的愁绪,任蚂蚁趴到身上窜到纸上,在爱与恨的字里行间自由穿行。写下了题为《写给海燕》的诗:

 一朵菊花在开放着/她骄傲地摇动着脑袋/和嬉弄着好美丽的衣裳/一群鸟儿在她的头顶徘徊歌唱/饱看着她美丽的面容/闻嗅着诱人的芳香/看,那一只年青的海燕不是也在对着菊花尽情的/歌唱吗/勇敢的海燕/难道你要抛弃自己的理想/永远停留在她的身旁?

每当忧郁时,我就会攀上大树,坐在高高的枝桠上,俯视着多姿多彩的田野,听风吹动庄稼的声音。如果是大风天里,给人的不仅仅是心旷神怡,更有的是壮怀激烈。

天地交汇处出现一线涟漪,一大片金黄、翠绿、火红……齐刷刷的倒伏过来,如潮水横泻。近了,近了,再近了些,耳中传来呜呜的呼呼的音响,继而挟裹着跌宕起伏的浪,铺天盖地地涌了过来,人、树、万物都在动荡中飘摇中。这时,胸中装的是苏东坡“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曹子建“寄身锋端,性命安可怀”,辛弃疾“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岳飞“八千里路云和月”,陆游“铁马冰河入梦来” ……那一点点柔弱娇嫩的淡淡春愁早被磅薄大气冲刷一空。

春梦了无痕。

这被约束的梦,亦是纯粹的、理想的、高贵的梦,容不得庸俗。却在此时,家人特别是奶奶,要把“庸俗”引入我纯洁、神圣的梦的领域。奶奶鉴于新营村贫穷和家庭负担过重的实际,计划并着手为我准备婚姻大事。女方是我从未听说过的远房亲戚的女儿,她身体健壮、泼辣能干,是乡村里早当家的穷人家女子。然而,她,不仅是她,不论哪一个她,都难以与“大江东去”豪情壮志相容,也不可与那个“梦”比拟。何况还有其父被管制、不识字、年长等具体问题。在不少新营男青年婚娶难的沉重的现实面前,那些如烟如雾的理想、梦想和所谓重要的文化、政治、年龄等问题根本不是问题。而我,少年壮志不言愁,在周围一片惋惜声中,义无反顾地走出新营村的护村堰。 

从此天涯陌路。

今天,我不会为当初的选择而骄傲,走出新营村走出娘子关走向大社会走向大世界,转了一大圈,又回到出发点——生我养我的这片黄土地,我还是我,没有成龙变虎;更不会懊悔,这一走,走出了另一种生活,更重要的是度过了长长的一段不同于护村堰里边的人生。
回首往事,云淡风轻,祝愿她和她的家庭幸福康宁。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走出护村堰 下一篇:月影秋声

评论

相关栏目

热门文章

·暴风雨中
·广阔天地
·柳笛悠悠
·饥饿的日子
·第一个黎明
·月影秋声
·淡淡的春愁
·梦幻岁月

最新文章

·第一个黎明
·梦幻岁月
·饥饿的日子
·柳笛悠悠
·暴风雨中
·广阔天地
·月影秋声
·淡淡的春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