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客服热线:400-876-8525
清徐网免费发布信息
网站首页
清徐新闻
清徐视频
分类信息
家居频道
清徐黄页
收藏频道
体育频道
清徐论坛
清徐导航
电子书题库

TOP

走出护村堰

作者:张卯春  http://www.030400.cn  2012-06-10 23:01:10  来源:新营旧忆

高高的护村堰保护着村民免遭洪水袭击,又象一堵围墙把人的精神紧紧禁锢在其中。天就是这么大的天,地就是这么大的地,多少新营人老死在其中,又有多少人梦想走出去,走出“土围子”。知识青年的到来加深了我的梦想,我要走出护村堰,看看外面的世界。

当兵是当时的唯一出路,也是我最喜欢的职业。

1969年年初征兵时,双明走了,随后,占林也走了。特别是双明参军对我影响很大。我们同岁,但论辈份,我比他大一辈;论出生时月,他比我大几个月。他住在高祖父六财主的东院,而我家在他的斜对门的南院,从小一起玩耍一起上学,是形影不离的伙伴。他的环境宽松,父母亲都是忠厚实在的农民,对他不怎么管教,爷爷继周早已牺牲,他的曾祖父也就是我的仲权爷爷偶然管一管。仲权爷爷文质彬彬,和重孙发起脾气来也是怪大的。双明不是调皮的孩子,不知怎么惹火了他老人家,他小胡子一撅,嘴里骂着“猴(小)窝(王)八儿的”,边脱下一只鞋握在手中赶过来准备打。等到他完成一连串的准备工作,双明已经腾腾地跑出他那坍塌的门道。“好窝八儿的!”仲权爷爷喘着粗气,眼镜片在阳光下忽闪几下,用力把鞋向双明的背影抛去。早等在街心的我,与双明一溜烟的跑了。记得一次双明得到一块点心,乡下人叫“细吃吃”,是很稀罕的食品。他悄悄地把我叫到一边,小心地掰给我一半。我们一手握着点心,一手五指并拢掬起来接着掉下来的酥皮,细细品味甜蜜的友谊。有一段时间里,我住在仲权爷爷和双明北院的西屋里。我们俩低低的说话。“睡吧。”仲权爷爷“嘎叭”一声拉灭灯。双明入伍到内蒙,不久换防天津,常有书信往来。后来他复员了,现任水塔陈醋集团党委书记,早已当爷爷了。

而我,因祖母给小姑看孩子不在家等原因,没有与双明结伴而去。

年底,征兵工作又开始了,这一次我是志在必得。远在江南的祖母通过小姑来信,同意了我的决定。父亲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也同意了,只有母亲说不通。母亲随外祖父,不善言谈,更难以交流。我甚至用“苏修扔原子弹,也不至于一起死”的话来说服她。我从知青那里借来高尔基的《母亲》,列宁说,这是“一本非常及时的书”。它鼓舞了低潮时期的革命精神,也激励了我。我认为,尼洛夫娜是母亲的榜样,巴威尔是儿子的表率。我在日记中抄录了巴威尔的话:一个人能够称自己的母亲在精神上也是亲生的母亲——这才是无比幸福的啊。“要到什么时候,母亲才能很欢喜的送自己的儿子去就义呢?”在体检前夕,母亲转变了,她不很高兴,但是同意了。

政审没问题,体检心脏有杂音,二级的,也过了。接下来是等待,时间不长,我却度日如年。其实父亲也和我一样急,他多次向公社干部打听情况。终于有了准讯,父亲马上,用现在时髦的话是第一时间第一个告知我,在小单据的背页写成便条,托人捎回。他写道:“卯春、润成(即梁世杰,友大伯独生子):见字得知。昨天到公社见到刘兆庆同志(公社武装部长)谈到你们服役问题,经已确定,我已看到你们俩和德庆儿(即张晋国,同乡同学)的入伍通知书。据了解6号下通知,10号前集中,希你们整装待发吧,余再详。继英手启 4/12——69” 

我欣喜万分。与伙伴们照相,吃请,整理行装,我把自己的“作品”综合到一本厚厚的笔记本中。

12月10日早晨,吃过母亲煮好的饺子,要到公社、县里报到了。临行时,母亲在屋里没有出来送我。父亲说,和你妈说句话。我进了屋,见母亲坐在土炕上掩面啜泣。此刻,我找不到一句适当的话来安慰她,只是暗暗下决心,要无愧于母亲爱的泪水。父亲也进了屋,说,娃娃走是好事,要高兴才是。说着,他的眼睛也湿润了。 

当我推着自行车和家人走出家门时,村干部、乡亲们和参军的另外两家人已在十字街头等候。

我和我同伴们在乡亲们的簇拥下走过草字形街道的南北一横,

缓缓踏上北护村堰。

冬日浅淡,四野空旷,树木疏朗,远山一抹,北风冽冽……我站在护村堰上,回头望一眼我的新营,养育我18年的新营,被护村堰围挡的简陋村舍和乡亲。

村落无声,村民无言,新营默默地为她的子弟送行。

有人为我们拎提着简单的行装,有人眼里噙着泪水,空气寒冷凝重,飘溢的是浓浓的爱抚和深深的祝福。

饱尽沧桑的新营母亲深知游子的艰辛和成功的渺茫,她经受过太多的打击,特别是关涉到战争时。

多少回,不就是这样怀着情怀着爱把自己的希望送出去的吗,多少人不就是在这样的依恋和期望中走出护村堰的吗。我的先行者们或是自愿的,或是被迫的,或背一个褡裢,或挟一卷行李,或推一辆小车,或牵一头瘦驴,背井离乡,浪迹天涯。有的倒毙在漫漫跋涉中,有的牺牲在残酷战火里,有的流落异乡,有的无功而返。当然,也有少数幸运儿出人头地、衣锦荣归,铸成一代又一代新营人的梦。世界在变,时间在变,人也在变,唯一不变的是这情这爱这永不放弃的希望。

古往今来,这个村口,通向县城通向省城通向内蒙古通向东三省……的小小村口,走出了多少人?

这一年——公元一千九百六十九年,四百多口人的新营走了三批七个兵:二月张双明、梁致祥、夏海生;三月张占林;十二月张晋国、梁世杰和我。

不知要到哪里(部队驻地是保密的),不知何时才能再回来。前途光辉灿烂,却也有几份迷茫;心情激动欢喜,却也有几份惆怅。

我思绪万千,离开了相濡以沫的新营。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淡淡的春愁

评论

相关栏目

热门文章

·暴风雨中
·广阔天地
·柳笛悠悠
·饥饿的日子
·第一个黎明
·月影秋声
·淡淡的春愁
·梦幻岁月

最新文章

·第一个黎明
·梦幻岁月
·饥饿的日子
·柳笛悠悠
·暴风雨中
·广阔天地
·月影秋声
·淡淡的春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