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客服热线:400-876-8525
清徐网免费发布信息
网站首页
清徐新闻
清徐视频
分类信息
家居频道
清徐黄页
收藏频道
体育频道
清徐论坛
清徐导航
电子书题库

TOP

又一个村庄

作者:张卯春  http://www.030400.cn  2012-06-11 14:47:26  来源:新营旧忆

村东约三华里,紧傍北左村地界有一块称作牛形地的土地,一片坟茔,这里长眠着新营的先行者,是新营人的又一个村庄。

这是一个新村,上个世纪中叶生产队统一划出这片狭长的土地,把各门宗分散在各处的老人(在一定的语境中,“老人”特指逝世的长辈)迁居于此。每年正月初二、清明节、七月十五日和十月初一四次到坟地祭典祖先,俗称上坟。四个节中清明为最。这一天,活着的新营人,从村里走来,在外的新营人尽可能的回来,拎一道黄纸,一叠冥币,几样供品,跪在先人墓前,慎终追远,与长眠的亲人谈心,寄托自己的哀思。

北方的清明时节乍暖还寒,墓地一片肃杀,灰色的基调,枯草在风中摇曳,疏朗的枝头偶尔有乌鸦发出几声鸣叫,祭品余烬轻轻地扬起又静静地落下。

小时候,我跟奶奶给爷爷上过坟。那时,坟茔在村南,父亲、叔叔均在太原工作,奶奶手挽着竹篮,领着我。摆上供品后,一只苍蝇飞来,在供品上方盘旋。奶奶说,是墓里的魂儿变的。魂化的蝇落在食物上停留片刻飞走了,它/他接受、享用了供物了吗?有时,一股小小的旋风起于坟间,掠过人前,倏尔无踪。那就是神秘的魂吗?奶奶说是。阴阳相隔,人鬼殊途,只有这意象的会心的交流了。我也和叔叔给爷爷奶奶扫过墓,学着他的样子,向爷爷奶奶长眠之所上香、下跪、磕头,如今……仿佛弹指之间,父亲、叔叔也成为这个村落的居民,成了被祭悼者。

自从外地调回县城,我每年清明节都要到这个村庄进行悼慰。

坟地凌乱无规则,不成行列,朝向也不尽同一。一家一片,各家坟茔的布局却是一样的,父母在后,儿子在前。如我家的是爷爷奶奶与父亲、叔叔的三座坟形成品字形。

许多年来,荒芜的村庄几乎一陈未变。要说变化止有两点,一是随着成员的增多,坟地显得拥挤。某家又有人逝去,原占的一片无空间,只得安葬到另一边。而“另一边”也狭隘局促,因为已经紧傍村民的责任田了。二是近年来,许多坟前立起了墓碑,讲究得是订做的石碑,简单些的是家人自己用水泥抹的。

变化大的是扫墓的子孙和扫墓的方式。新坟老墓前多了一些新面孔,而一些出息了的后辈儿孙是驾着汽车来的。公用车、私家车,小轿车、面包车,还有基本普及了的农用车,一长溜停在地头,昭示着家族的荣耀和社会的现代化气息。

扫墓人来来往往,汽车停停走走,没有喧哗,更无一声喇叭车鸣。人们暂时按捺下了红尘里的浮躁,对死亡、死者怀了一丝敬畏之情。

墓地静谧、肃穆。

行走在圆圆的土冢之间,犹如徘徊在这个村子的大街小巷。端详坟前墓碑,眼前浮现出主人生前的容颜、形体、举止。那是往事,现在还好吗?那几处无名无祭扫迹象的荒土堆,又是谁呢?

没有死过的人,永远不会知道死的秘密,当然也永远不可能窥见这个村庄的情境。所见所想都是表面的、主观的,唯有通过这形式的、活生生的死亡悟出一点——我、我们也会死亡,这个村庄也是我、我们的归宿。

一阵悲风吹来,心如坟头新插的纸幡般地瑟索不宁。

低头沉思之际,忽然发现脚下星星点点的新绿,这不就是春天吗?这不就是死者对生者的劝慰吗?这就是生的希望。草枯有再发时,人呢?天地轮回,人亦在其中。草的轮回是四季,人的轮回是亿万年。亿万年于生命不满百岁的人来说,太久太久了,希望中又有了对死的恐惧和无奈。只有安息在黄土下的人才会有足够的耐心等待重生的那一天。

带着终极问题的玄奥思绪,我缓步走出这个村庄。

走出了墓地,却永远走不出对先人的忆念。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永远的父亲(一)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

相关栏目

热门文章

·随风飘去
·永远的父亲(一)
·又一个村庄
·永远的父亲(四)
·永远的父亲(二)
·永远的父亲(六)
·永远的父亲(五)
·永远的父亲(三)

最新文章

·又一个村庄
·永远的父亲(一)
·永远的父亲(二)
·永远的父亲(三)
·永远的父亲(四)
·永远的父亲(五)
·永远的父亲(六)
·随风飘去

推荐文章

·永远的父亲(一)
·随风飘去